欢迎来到,法政网-法制政法网!

网站地图 RSS订阅 TXT地图 XML地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法政网-法制政法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校园访谈 >

一位“全国劳模”与前妻和子女的家财纷争

法政网-法制政法网 时间:2020年08月17日 19:27

一位“全国劳模”的感情对碰:

离婚27年,前妻纠集不孝子女

争夺家产的内幕

记者:曲来源

 

他近5年来向国家纳税12.18亿元。

他解决就业人员1000多人。

他为各类公益事业捐款4200多万元。

今年71岁的他,数年来,起早贪黑,辛苦工作,几乎没有一天休息日。

他就是深圳市福中福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董事长倪福林。

倪福林何许人也?

据记者调查了解,倪福林在部队当兵12年,曾是学习毛主席著作积极分子,升职为连指导员;转业后,在国企益阳市五交化公司工作13年,1988年,被湖南省人民政府授予“优秀商业企业家”荣誉称号;1989年4月,被湖南省人民政府授予“省特等劳动模范”荣誉称号。1989年9月,被国务院授予倪福林同志“全国劳动模范”荣誉称号,并受到邓小平等中央领导接见。

1991年10月被国务院军队转业干部安置工作小组、中华人民共和国人事部、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授予“全国模范军队转业干部”荣誉称号。他为宣传十九大,成立艺术团花费几千万,公益演出100多场。一生奋斗,为社会作贡献。诸多光环冠顶,名副其实。

采访中,倪福林对记者说,近段时间,在我的前妻刘雪时的鼓动下,她的二个女儿倪世纯、倪世峰为争夺家产,到处散布谣言,侮辱、诽谤我的人格与名誉。他们还扬言要在各级政府部门上访搞事,要在各大媒体、网站散布污蔑、诽谤我的材料,发誓要把我搞臭、搞死。2019年,刘雪时伙同其二个女儿一起状告倪福林,说倪福林吞噬公司财产,要求重新分割公司资产,诉至深圳宝安区法院。深圳市宝安区人民法院经开庭审理,于2020年6月19日作出(2019)粤0306民初33149号判决,驳回刘雪时的全部诉讼请求,宣告刘雪时败诉。为了澄清事实,以正视听,迅速制止刘雪时、倪世纯和倪世峰疯狂掠夺福中福公司财产非法行为,现将有关情况报告并回复如下:

响应时代召唤,下海经商谋发展

1991年底,我响应改革开放号召,下海到深圳经商发展。1992年,我成立深圳湘深企业发展公司。由于创业艰难,市场残酷,公司发展困难重重。因为广东话“湘深”二字与普通话“伤心”二字谐音,我就在1995年将深圳湘深企业发展公司更名为深圳福中福企业发展公司。1998年,深圳福中福企业发展公司又更名为深圳市福中福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由于根据当时公司法的规定,不能设立一人有限公司,我只好将该公司股权登记在倪福林、刘雪时、倪世斌、倪世纯、倪世峰名下。实际上,刘雪时当时在原益阳市(现资阳区)人大工作,每月只有几百元的工资,倪世斌、倪世纯、倪世峰尚在上学期间,没有收入来源,所以他们四人均没有实际出资购买公司股份,只是以他们的名义代持了我的股份并进行了工商注册登记。至此,深圳市福中福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正式成立。

二、公司财产被迫分割的痛苦过程

从1992年至2002年十年的艰苦奋斗,公司还是亏损。2002年,国家政策规定党政干部、公务员不得经商办企业,时任资阳区人大办公室副主任的刘雪时担心其持股福中福公司会对她造成不良影响,就提出退出公司股份,不再为我代持股份。于是,我就通过签订股权转让合同(还进行了公证)将刘雪时代持的股权转让过户到了我的名下。

2006年,应湖南省人民政府邀请,我回湖南投资家乡建设,倪世斌、倪世纯和倪世峰三兄妹坚决反对我回湘投资,只希望赶紧分取公司利益出国。于是,他们就以我生下一个非婚子(已接受行政处罚,缴纳了社会抚养费)为借口,到公司大吵大闹,砸办公室、办公桌、电脑等,强行退出其为我代持的公司股份,并索要分家费。我被逼无奈,就让他们退出了为我代持的公司股份(但考虑到倪世斌是长子,我担心万一有什么差池需要人接班,就将他代持的股份留了5%在公司里),并分给倪世斌分家费人民币1亿元,倪世纯分家费7000多万元、倪世峰分家费6000多万元。倪世纯、倪世峰拿到分家费后即移民加拿大,把资产转移到国外。可是她们拿到这笔资产后,却成了不孝子女。至今为止倪世纯没有给我打过一次电话,没有问过我一声平安。他们拿到分家费后,对我不理不睬,基本上是脱离了父子父女关系。

倪世纯、倪世峰拿到我的血汗钱后,居然以富二代自居。倪世纯、倪世峰移民加拿大后通过炒房地产、财务投资等累计已经赚了1个多亿。我给刘雪时的资产,目前也已升值到3000多万元,这期间公司的资产已被他们采取非法手段瓜分。

2019年1月,倪世斌在其母亲刘雪时的蛊惑与煽动下,再次向我发难,逼迫我给他30个亿。他先是联合亲戚朋友来做我的思想工作,在未遂其愿的情况下,就以我违反计划生育政策为由,到益阳市资阳区政府去举报我,扬言还要告得我坐牢,置我于死地。最后他就跑到皇家湖我的办公室大吵大闹,摔杯子,砸东西。经过这一番折腾后,我又被他索要去20个亿的资产(位于长沙市天心区的360亩土地及深圳尚品居5000平方米商铺,价值20个亿,含给予倪世纯、倪世峰、刘雪时的份额)。为了保住他的面子,倪世斌再次以分家为名与我签订了分家协议。

三、风波再起的缘由与实质

倪世斌拿走价值20个亿的土地及商铺后,他的两个妹妹倪世纯、倪世峰以为大吵大闹就会有油水,又跑过来向我索要35个亿转移到加拿大去。在实在找不出任何理由索要的情况下,两姐妹蛊惑其母亲刘雪时并以刘雪时的名义到深圳市宝安区法院对福中福公司和我提起诉讼,反过来以我代持了刘雪时在福中福公司的股份为由,主张归还其17.8%的公司股份(开价近20亿元)。

刘雪时明知自己无理无据,不可能胜诉,就到处去托熟人、跑关系、找领导、找媒体等形式散布流言蜚语,把水搞混,试图浑水摸鱼。

后刘雪时又带着女儿倪世峰来到皇家湖我的办公室,与我“谈判”。我说既然已经起诉,就让法院依法判决好了,相信法律的天平是公平的。她没有如愿,就负气走了。临走时,其女儿倪世峰还说:“你现在不同意,到时候你跪下来求我们时会已经晚了的!”这哪里是女儿对父亲说的话?当天晚上,刘雪时就像疯了一样打电话给益阳市委某副秘书长,要求见市委领导,控告我各种不是,骚扰领导的正常工作。

对于刘雪时,我实在没有亏待她。1993年,刘雪时执意与我离婚,我不同意。但因其态度坚决,我就同意了她的离婚要求,并于1993年4月与她办理了离婚手续,同时将当时在资阳区五交化公司仅有的家产两套住房分给了她一套(但分给我的那套却被她买掉了)。2004年,考虑到刘雪时没有再婚,我就在深圳市南山区为她购买了一套135平方米的住房;2006年分家时,我又给了她深圳福中福商业城价值千万的343.8平方米商铺;每年春节,我都给了她过年红包;然而她并不认为这些是我对她的好处。其实,对于前妻刘雪时,我早已对她没有任何法律上的义务,虽然我念及旧情,给了她一部分财产与支持,但这并不构成她不断要挟我的理由。

刘雪时这样处心积虑地唆使子女搞事,不择手段地夺取福中福公司的财产,并在与我离婚26年半后恬不知耻地以她自己的名义到深圳市宝安区法院对我及福中福公司无理提起诉讼,对于子女教育与家庭的建设只能有害无益。刘雪时身为老共产党员、资阳区人大干部,今天这样扮演激发家庭矛盾、扰乱社会秩序的角色,实在是原则尽失,愧对党和政府对她的培养。

对于倪世斌、倪世纯、倪世峰,虽然我是他们的父亲,但我已经教育培养他们成年,送他们读完大学,帮助他们成家立业。他们应有自己的人生目标和发展规划,不能老是贪婪地躺在父亲的身上无休无止地榨取父亲的血汗。我于情于理于法,都没有任何义务再满足他们对于财富的的贪婪胃口。更何况,在分家协议里,他们三人的财产已经从家里分走,而且他们已经自愿放弃了在我过世以后的遗产继承权。

四、为社会、为家乡经济发展做奉献

从1992年至2020年,28年的奋斗中,我个人名下并无财产,我的全部财产都在深圳市福中福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及其他几个公司里面。根据我国法律规定,公司是一个经营实体,自其成立之日起,它就具有社会性的一面,他的使命是为社会解决问题、创造财富,为社会解决就业,为员工谋取福利,为国家创造税收,它并非我倪某个人完全独有。同时,公司享有法人财产权,不容任何人非法剥夺。28年来,我在深圳宝安区开发房产项目60多万平方米。在深圳交税几十个亿;2006年应湖南省政府邀请,在长沙垫资4.2亿元,为长沙修通万家北路3.5公里,芙蓉南路6.4公里,为长株潭两型社会发展修通主干道,作了积极贡献,交税3亿多元,为社会创造了财富。2013年,我从商品房中拿出216套以政府限价房的价格(让利1400多万元)出让给政府,安置200多户拆迁房,为当时的社会稳定作出了贡献。2010年前后的十多年间,我公司应益阳市委市政府的邀请,到益阳投资建设:一是通过网上摘牌获得益阳市海棠社区一块土地,投资10亿元,为益阳市打造了“福中福国际城商业中心”,至今自己亏损2亿多元;二是在家乡赤江咀村,投资7.9亿元,打造了益阳皇家湖度假区,为资阳区的全城旅游打造了一个亮点,我公司却历年亏损,已亏损1亿多元。刘雪时、倪世纯、倪世峰这样无休无止地争夺福中福公司财产的行为,是对福中福公司利益的严重侵犯,也是对社会财富的掠夺。

五、依法办事,守法经商

我是一名军人,也是一名企业家,我一直是守法经商,依法办事。从没有超越法律的界线去从事经济活动。

关于提及“网上追逃”一事,2013年7月曾由深圳市公安在网上发布了这个追逃令。但对于年过花甲的我,只是回到家乡谋求事业发展。2014年6月,最高检组织深圳、湖南、益阳检察院按办案程序在益阳市检察院内对我进行了询问笔录和录像。2018年5月2日,深圳益阳公安局为我办理了取保候审手续。现时隔两年,此一说法应不再存在,现在怎么还是“在逃”呢?

关于提及“身陷行贿案”一事,目前并未落实任何事实。深圳检方指控我公司在2006年销售幸福海岸商品房时向翻身村支部原书记刘某的妻子、儿子购房时给与了一定的优惠,应按行贿100万元论处;认为我公司在新安街道办事处原副书记刘某的儿子购房时少收了40万元,应认定为40万元行贿,实际情况是我公司收取了他40万元现金,不存在行贿40万元的问题。所以,所有这些指控,至今无证据证实,依法不能成立。

关于提及资阳区公安办公室主任倪志仁为我做事的说法,真实情况是他在退二线以后,曾在福中福国际城物业公司工作过一段时间,后自动离职,网传涉嫌赌博,我全然不知。

关于出席会龙山上福林塔开塔的问题。是2005年益阳市去深圳招商,市政府领导的诚意打动了我,2005年我与益阳市政府签订了捐建一座景观塔的协议。从2007年起开始建设,投入3000万元,因为回益阳投资,战线拉得过长,资金紧张,拖至2015年才竣工。我出席活动,是履行对政府的承诺,为地方做一点公益事业。

关于提及“非婚生育11个子女”问题,我自1993年与前妻刘雪时离婚后,总得有人照顾我,我只身在深圳、长沙、益阳三地奔波。为了让身边有人照顾我的饮食生活起居,在27年里,陆续招聘的工作生活秘书中,有的产生了感情,女性怀孕后又不愿堕胎,便生下了子女。这一事实,当地政府和计生部门反复核实后,进行了处罚决定,我于2019年依法缴纳了超生子女费。

至于家庭成员提及的家产分割纠纷,是倪世纯、倪世峰和刘雪时他们想巧取豪夺所致,不要被他们的谎言和煽情所蒙蔽。他们的行为,有的已属不忠不孝,有的简直就是敲诈勒索,已经超越法律边界走向违法甚至犯罪的边缘。他们的真实目的,不但要达到其非法夺取福中福公司财产的目的,还要搞垮福中福公司,置我个人于死地,切断我继续为家乡投资、为社会作贡献的路径,其险恶用心与疯狂行径,是道义和法律所不容的!

六、我的打算和请求

疫情之后,党中央、国务院支持民营企业复苏,我们的企业是纳税大户,理应走在全国前列。希望上级领导帮助伸张正义,解决现实矛盾,支持我们尽快走上正常发展轨道上来,不胜感激。

我是一个农民的儿子,我从17岁参军服役开始,我的一生就交给了党和人民。我五十多年艰苦奋斗,从部队士兵干到连指挥员,从国有企业的经理成为全国劳模,从一个下海经商普通法人代表,成为全国优秀军转干部,使我深深懂得,是党国家人民给了我创业的机会和奋斗的平台现在,尽管我年逾古稀,身患多种疾病,但我仍然一如既往地在奋斗,为深圳、湖南经济发展做出自己应有的贡献

2018年11月1日,习近平总书记主持召开民营企业座谈会并发表重要讲话,明确指出“要不断为民营经济营造更好发展环境,帮助民营经济解决发展中的困难,支持民营企业改革发展,变压力为动力,让民营经济创新源泉充分涌流,让民营经济创造活力充分迸发”。总书记的讲话让民营企业和民营企业家吃下定心丸、安心谋发展,为新时代民营经济的繁荣发展,注入强大的信心和动力。我请求领导为我澄清事实,排除干扰,让我这位70多岁的老者能继续为社会创造财富。

 

 

 

来源链接:http://www.zgrsjy.cn/nd.jsp?id=335&from=singlemessage#_np=2_354

一位“全国劳模”与前妻和子女的家财纷争的相关资料:
  本文标题:一位“全国劳模”与前妻和子女的家财纷争
  本文地址:http://www.anjyw.cn/xiaoyuanfangtan/08172331.html
  简介描述:一位全国劳模的感情对碰: 离婚27年,前妻纠集不孝子女 争夺家产的内幕 记者:曲来源 他近5年来向国家纳税12.18亿元。 他解决就业人员1000多人。 他为各类公益事业捐款4200多万元。...
  文章标签:
  您可能还想阅读以下相关文章:
----------------------------------